當前位置: 主頁 > 青島新聞 >

護理費最高9元不夠飯錢 山東6月起護理費上漲

時間:2016-05-30點擊:

一級護理每天9元,二級護理每天6元,三級護理每天3元—— —“這比做一次美容、洗一次腳、理一次發都便宜,都不夠一個盒飯錢。”專家表示,過低的護理收費標準,既無法體現護士的勞動價值,也帶來了護士流動性大、患者“賴”在醫院不出院等多種問題。根據我省《關于進一步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實施意見》,今年6月將上調護理費用標準,具體上漲幅度暫不明確。

每天幾元的護理費 與工作強度不匹配

“干護士沒有什么特別值得一提的,都是很平淡瑣碎的事情。”山東大學齊魯醫院青島院區護士邱敏明年就要退休了,提及這份已經做了37年的護理工作,邱敏一直說,“很平淡,很瑣碎”。

據介紹,目前我省三甲醫院護理收費標準分別為:一級護理9元/天,二級護理6元/天,三級護理3元/天。每天幾塊錢的護理費用和護士的工作強度并不匹配。

在這37年時間里,大部分同學和曾經的同事都已經轉行了,邱敏堅持到了現在,“當然想過換工作,不過看著病人出院時高興的樣子,我就覺得這分成就感是別的工作沒有的,就不愿意換了。”

今年24歲的寧寧,已經在省千佛山醫院急診室工作了兩年時間。越到節假日越是忙碌,第一年工作她過年都沒能回家。“忙的時候每天要小跑著穿梭在急診室內,加班更是家常便飯。病人都跟我們開玩笑說,連花錢的時間都沒有。”

邱敏曾經搶救過一位大出血的患者,當時邱敏正低頭為患者測量血壓,沒想到患者咳嗽一聲后,一大口鮮血就直接噴到了邱敏臉上和頭發上,根本來不及擦洗,邱敏當即只能用手在臉上胡亂抹了一把,就開始搶救患者。

病房里經常有些鰥寡孤獨老人住院,沒有親人在身邊照顧。邱敏就需要和其他護士一起照顧老人的日常生活,洗澡、洗衣服、一口口喂飯,同時承擔了護士、護工、子女該做的事情,可謂身兼數職。

去年,邱敏的父母相繼查出惡性腫瘤,為了在照顧父母的同時不耽誤工作,邱敏只能讓他們住進醫院同一間病房,“吃飯的時候,我左邊喂一口,右邊再喂一口。”提起家人,邱敏的眼睛有些發紅,“不僅是父母,這么多年來,對孩子也很虧欠,孩子病了我卻要值夜班,只能把孩子放在值班室看著。”

護理費偏低 催生“出院困難戶”

“護士工作本身是一種技術性工作,而不是單純的體力勞動。”山東大學第二醫院護理部主任李曉輝告訴記者,每位護士都需要經過專業學習和培訓,過低的價格無法體現其工作價值,“以現在的物價水平,每天三五元的護理費真的是白菜價,導致很多人認為護士的工作就值這個錢,產生一些歧視。”

同時,因為醫院床位費和護理費都比較低,也催生了不少“出院困難戶”。在一些老年病、慢性病、骨科等科室,經常出現患者可以出院回家休養,但是不愿出院的情況,尤其是身患多種慢性病的患者。“老人回家沒人照顧,現在請個護工每天至少要100元,在醫院每天加上床位費才幾十塊。除了可以享受專業護士的照顧外,醫保還能報銷一部分。”李曉輝說。

據介紹,目前的收費標準遠遠無法覆蓋護理的成本,其中一級護理收費甚至只有成本的10%。正因其較低的收費標準,不少醫院管理者甚至因此認為,護士是不為醫院創造價值的群體,是醫院在“養”護士。

對此,李曉輝表示:“勞動力成本現在能占到醫院運營成本的1/4左右,在醫院管理者看來,這是不得不考慮的因素,要算投入產出賬。現在大部分醫院護士緊缺也和這個有關系,要控制醫院運營成本。”

據介紹,按照國家相關規定,綜合醫院床護比應達到1:0.4,但是目前國內多數醫院無法達到這一水平。“大型醫院還好,不少縣醫院該比例不到1:0.3。這一方面無形中加大了已有護士的工作強度,另一方面也提高了護士流失率,有些醫院每年護士流失率能達到20%左右。”一位醫院工作人員告訴記者。

6月將執行新標準 護士更盼患者的理解

我省《關于進一步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實施意見》中也提到,在取消藥品加成、實行藥品零差價,以及降低大型設備檢查費用的同時,為了體現醫護人員工作價值,醫護人員的技術性服務價格將合理提升,其中就包括護理收費標準。

“取消藥品加成導致醫院收入減少的80%的部分,要通過提高醫療服務價格予以補償。重點提高專家診療費、手術費、護理費等體現醫務人員勞務技術價值的醫療服務價格,降低CT、磁共振等大型醫療設備檢查檢驗價格。”去年11月底,在有關我省醫改政策解讀的新聞發布會上,山東省物價局副局長王海明說。而根據山東省的計劃,這些改革都將于今年6月底前全面啟動。

省城某三甲醫院相關工作人員也透露:“現在醫院已經接到了省衛計委的文件,預計6月1日以后將開始執行新的護理收費標準,會適度上調。”

這一消息讓不少護士受到鼓舞,看到了目前狀況改善的希望。與此同時,邱敏告訴記者,其實工作中最大的愿望是能夠取得患者及家屬的理解和尊重。邱敏在內科、外科、介入病房都做過很多年護士,目前在門診上班。“比如在我們醫院做增強CT是實行預約制的,而且要完全空腹。患者來預約的時候,我們再三叮囑要空腹,要在預約時間前趕到,但還是很多患者喝水吃飯了再來,或者不按時間來,經常有患者因為這些事情對我們惡語相向。”

寧寧也表示,前幾天有位病人情況危急送來搶救,盡管成功救活,但病人家屬卻有點蠻不講理,對著科室內幾個女護士大吼大叫差點動手,這把她嚇得不輕。“這種情況經常會遇到,有時想想挺難受的。”寧寧說。(齊魯晚報記者 陳曉麗 王小蒙)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山东时时结果走势图